精神建筑

人类的任何精神产品都是从劳动中衍生的。无论是舞蹈还是音乐,戏剧还是文学,人类的社会实践都是它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源流。文学是以文字为主要载体的一种精神生产方式。它的内涵要远远大于文字本身所呈现出来的表面意义。文学,顾名思义,是人文的学问。所有以人性为主体的艺术创造都应该纳入到文学的范畴里。由此说来,理论上的文学比实际中的文学更具有兼容性。它可以把舞蹈,音乐,戏剧及一些其他的精神活动都融入到自己的体内。
现在对于文学的界定缺乏一个更为宏大,完整,系统的理论依据。有些文学专家是把文学中的“文”字局限于文字本身,他们对于文学的诠释也大可以理解为“以文字为载体的学问”。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几乎所有的艺术创造都是凭借文字这一重要载体来建成基于他们艺术创造观点的精神建筑。这种文学的诠释超出了他们原本界定文学的范围。
况且他们对文字的理解也过于狭窄。文字是对语言的无声呈现,语言是对文字的有声表达。仅把文字看做是世界各个国家和民族的语言符号,这割断了文字与产生文字的社会环境和具体的实践劳动之间的脐带关系。在戏剧和舞蹈中,这种关系又被重新界定:创造者在创造的过程中通过文字和语言把他原本要赋予这种艺术形式的情感表达出来。连贯的肢体动作恰是对这种文字和语言的转化,这种形式的转化并不影响它自身情感的体现。或可以这样认为:肢体动作是文字的派生物,本质上是一种形体文字,可以纳入文字的范畴。文学的表达形式是以文字为载体的,这样一来就扩大了文学本身的内涵。